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大会纪要2019.06.18

  共赤社香港9月14日电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在6月18日举行2019年第4次大会。全文如下: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暨欢迎长江同志胜利归来大会大会纪要
〔2019〕4号

  2019年6月18日,中革中央在QQ群聊天室6组织召开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同时组织召开欢迎长江同志胜利归来大会。这天大会主要由革命群众长江同志发言,也有多名真共产党党员和革命群众在大会踊跃发言。

  刚在6月12日出狱的长江同志,讲述了自己与另外两位革命群众赏心悦目同志、易大姐同志在2015年被假共资产阶级政府秘密控制的经过,并指出当时的重庆假共市领导协助其主子邓江胡习为首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策划了控制他们三人的反革命事件。

  自他们三人涌现出来投身无产阶级革命後,重庆的军警多次与三人交流,知道三人是站在无产阶级革命立场,并知道站在反革命立场会没有好下场,不少军警得悉後便采取不破坏、不参与的中立态度,但当中仍有一小撮走狗奴才明知三人站在无产阶级革命立场,还继续死心塌地为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卖命。

  长江同志提到为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卖命的蔡家派出所所长彭勇及其下属在2015年某日拿走了赏心悦目同志的电脑的一段日子後,长江同志与赏心悦目同志、易大姐同志在2015年6月23日到蔡家派出所去找彭勇,彭勇故意躲避他们三人,三人便转为向派出所内的其他军警进行革命教育,而彭勇在三人离开派出所後却突然现身,以会见为名欺骗三人进入所长办公室,遂以连同其下属把他们三人控制,及後通知北碚区的国保把三人移到北碚区看守所。

  长江同志表示在北碚区看守所被控制21个月期间,看守所的反动军警在开庭前欺骗了易大姐同志签字表明退出革命阵营便能缓刑,易大姐同志就范後不单不能获得缓刑,结果还是被判了监禁三年,而长江同志和赏心悦目同志则坚决不认罪,当军警说要签字才能向其上级交差,长江同志便签字写明我没有罪。

  长江同志表示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曾两次把长江同志与赏心悦目同志、易大姐同志移到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审讯,在2015年12月23日进行第一次审讯,假共法官宣称要择日再审并声称会公开审讯,但重庆假共市领导不容许假共法院进行公开审讯,再终拖延到2017年1月19日进行秘密审讯,而两次的审讯都是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

  长江同志回应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在大会上提到被控制期间有没有上诉的问题,表示当时开庭前丝毫没有想过上诉,学习革命理论已知道法院、法律本身是资产阶级镇压无产阶级的统治工具,怎样通过资产阶级法律框架来祈求网开一面都是徒劳的,而且假共法院的军警在开庭前直接说明重庆假共市领导早就下令要对三人判处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

  长江同志提到开庭期间,假共法官在庭上声称台上打着“共产党”旗号的资产阶级政党是执政党,不敢说是为谁执政,而长江同志和赏心悦目同志在法院上坚决不认罪,更在庭上辩论中宣明了中革中央总纲与假共法官对质,负责起诉他们的重庆假共检察院代理检察员罗婷在庭上辩论中为假共产党辩护,长江同志就质问了罗婷反假有罪没有,假共法院最後判了长江同志监禁四年、判了赏心悦目同志监禁五年、判了易大姐同志监禁三年,到了2017年3月23日才被移到九龙监狱。

  长江同志表示在九龙监狱被控制期间,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多次派出了所谓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高”的狱卒与长江同志进行辩论,试图逼使长江同志放弃革命,但长江同志在辩论中向对方说明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容是推翻资本主义,所谓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高”的狱卒也不能招架下去,甚至反过来认同长江同志是正确的,是站在无产阶级革命立场。

  与会的真共产党党员丶革命群众和人民群众对长江同志在被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秘密控制期间仍坚持革命表示敬佩,以献花方式向被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控制了四年的长江同志致以崇高敬意。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黄河同志、叨菽同志、听惊雷同志、北风同志先後在大会发言表达对长江同志胜利归来的感受,表示长江同志以至多位被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控制的真共产党党员和革命群众的英雄事迹会载入革命史册,将来无产阶级革命取得胜利後必定要对革命胜利前参与了反革命的走狗奴才清算这笔阶级帐。

  大会上,除了长江同志讲述了在2015年被假共资产阶级政府秘密控制的经过外,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听惊雷同志、北风同志分别也就香港事件、当前经济形势等进行探讨。

2019年9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