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革中央十号追杀令

中革中央十号追杀令:中国人民一起向湖南省双峰县甘棠镇派出所警察王建辉及背后参与人员家族实施家族式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

  共赤社香港1月31日电 中革中央十号追杀令:

中革中央十号追杀令

  中国人民一起向跳出来破坏捣乱大革命而制造“12.14反革命事件”的湖南省双峰县甘棠镇派出所警察:王建辉(职务:副所长)及背后参与人员家族实施家族式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

  我们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从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成立起,就向全世界公开宣布了中革中央的总纲(目标):打倒扶持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资产阶级政府,消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十大家族,颠覆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政权,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并且一而再、再而三警告:谁跳出来破坏捣乱中国人民翻身解放的大革命,谁就是在帮助十大家族压迫剥削中国人民,而这个谁及其配偶的家族就得承担偿还中国人民被资产阶级残酷剥削压迫的血债!也即是:中国人民后代将对这个跳出来的谁及其配偶家族进行家族式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

  而且我们中革中央也一再申明:这场大革命是中国人民打倒假共!打倒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推翻人吃人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军警方面已经宣布并且确实是也做到了整体上保持中立,不参与我们无产阶级革命阵营同资产阶级政府的政治斗争,所以我们中革中央始终没有把军警当作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但是,近来突然又跳出了湖南省双峰县甘棠派出所反动警察王建辉及其背后的参与人员,明知反对这场大革命将是自己整个家族及其配偶整个家族都被揪出来偿还中国人民被压迫剥削的血债,却还是要挑拨我们中革中央和军警的关系,制造出“12.14反革命事件”。

  2018年12月14日上午,王建辉带领二个警察开着警车穿着警服去思想武装家里,他们亮出警官证之后,把思想武装同志带走,笔记本电脑与手机也拿走了,之前就多次警告他们不要参与到中国人民与十大家族之间的两条路线斗争中来,不是他们派出所能管的,而开着警车穿着警服的行为是表明其立场,是要挑拨我们中革中央和警察关系的反革命行为。思想武装同志一再告诫他们这是政治事件,不是他们派出所能管的,并警告王建辉要承担一切后果。此前思想武装同志也因为在网上宣传革命被派出所警察找过,已跟警察打过几次交道了,而之前与派出所交流沟通过程中有个别警察的态度表现就不怎么好,什么都不懂,还听不进去。特别是2017年10月因思想武装同志在各QQ群发布“亡党亡国41周年祭”等革命行为被双峰县公安局行政拘留12天。

  王建辉直接带思想武装同志进审讯室做一份笔录,笔录内容是:关于2018年12月06日发布“中革中央宣传广告”里的“假共资产阶级以邓江胡习卖国贼为核心的十大家族洋犬政府”。其间交流讲解了真假共产党丶真假社会主义,以及1976年《红旗》杂志《评邓小平的买卖资产阶级经济思想》,指明今天中国是一个被掠夺型资本主义私有制国家丶台上的政府是一个汉奸卖国贼政府等理论,并善意警告不要充当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的炮灰替罪羊。

  做完笔录签字后,下午大概二点左右双峰县两个国保过来,思想武装同志当场警告了要充当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后果就是家族式血债血偿你们想好了就行,之后国保大体问了下跟革命无关的事就走了,而到了晚上王建辉拿了思想武装同志在各QQ群与微信群发的宣传革命广告以及“如果你把中国还当成是社会主义,把台上的假共当成共产党,你就会犯政治错误。你原本想做革命的事的,结果就会做出反革命的事情,你的政治热情越高,所犯下的反革命罪行就越重!”的内容打印了61份要我签字,之后量了身高、照相、留指纹、抽血,再后来王建辉又拿了一份决定书问思想武装同志要不要上诉,思想武装同志讲怎么可能会上诉呢?之后思想武装同志就在决定书上写了不上诉,及离开时间。王建辉说:“笔记本电脑可以给你,但手机要扣留”,然后就走了。

  到此,思想武装同志清楚这些傻瓜反动派对之前的警告当耳旁风又想装傻故意避开政治问题而污蔑革命者宣传革命理论是:“在互联网通过QQ群以散布谣言,煽动群众等方式寻衅滋事”重演去年2017年10月份的经过,之后警察还在骗思想武装同志说有大官要找他交流并叫思想武装同志上车,而思想武装同志在路上就一直在教育他们讲解中革中央与军警的关系,以及跳出来反革命的后果,并再三警告他们不要装傻充当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的炮灰替罪羊,但没用,一直到拘留所这帮傻逼还在骗思想武装同志,思想武装同志就讲这是政治问题你们搞到拘留所也太扯蛋了!怎么搞到拘留呢?经办人就又装傻说:你怎么知道?同时拿出几张纸叫思想武装同志在上面签字,思想武装同志问他有没有判决书给?经办人说:有!然后拿给思想武装同志签字,思想武装同志就看了一下判决书上面写着寻衅滋事拘留15天,思想武装同志就讲怎么搞个这玩意?应该要搞颠覆资本主义国家政权罪啊!

  实质上到了拘留所大厅,由于拘留所在搞交接班手续,所以在大厅等了十来分钟,思想武装同志还是在教育他们并讲这一次肯定要发追杀令,因为去年被反动派拘留过一次,当时什么书面手续也没给思想武装同志,思想武装同志也清楚反动派这些家伙的阴险狡猾。因为要发追杀令拿到证据,所以思想武装同志就一边在判决书上签了:“朱灿不认可”,思想武装同志一边按手印一边对他讲你要承担反革命的后果,这时经办人好像有些怕了讲是按上级指示办事,思想武装同志说“不成立!当年小日本侵略中国犯了滔天大罪也讲是按天皇的指示,但一样要承担后果。”经办人把判决书、证据书、扣押书给了思想武装同志,这时拘留所交接室门打开了,警察让思想武装同志进去。就这样思想武装同志于2018年12月14日-2018年12月29日被强制拘留在双峰县拘留所。

  整个事件过程,双峰县甘棠派出所王建辉等一伙人,在明知思想武装同志是中革中央成员在做革命宣传工作,却故意绕开政治以社会治安管理条例法规为由进行强制拘留,故意制造白色恐怖,影响非常恶劣,对革命造成极大的破坏作用,已经构成严重的反革命事件。

  王建辉等所谓“共产党员”不但不追求共产主义,还要对真正追求共产主义的革命者思想武装同志进行拘留打压。他之前也与思想武装同志打过交道,也多次听过思想武装同志对他们讲解革命理论,已经明确知道今天中国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知道台上的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假共产党,知道广大劳动人民正在遭受残酷的剥削压迫,却还要充当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走狗奴才黑打手,继续维护今天这个资本主义私有制。

  王建辉以及参与这事件的幕后指使,属于明知故犯,经过多次接触沟通与讲事实摆道理的辩论,思想武装同志已阐明革命道理和善意劝告,而他们还要再次强制拘留思想武装同志来达到他们以白色恐怖吓唬人民群众不要革命的目的,充分暴露出他们坚定反革命立场,也充分表明他们愚蠢至极敢于拿家族人性命来下这一场大赌注,不相信血债血偿以后历史会兑现,其中经办人听到血债血偿是翻身解放后的中国人民来进行的,他表露出不相信!不以为然,态度极其恶劣。

  当然王建辉仅是一个马前卒,躲在这事件背后的那个最大幕后策划者更为邪恶反动,但凡是牵涉12.14反革命事件当中的如策划、指使、挑唆、决策、下令、传令、看风、执行的等所有参与人员,都脱不了关系,以后必定彻查个水落石出。将来革命胜利后,中国人民将对他们进行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对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是家族式的铲除。

  反革命分子唯一的出路:要想不被家族式的血债血偿,除非对革命做出巨大贡献,能将功赎罪,将功补过。

  我们中革中央多年前开始直至今天一再警告:国民党资产阶级四大家族政府时期的警察,凡是对共产主义者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解放后全都被追究了,但由于那时候中国人民还仅是吃一遍苦、受一茬罪,所以那时候的血债血偿仅是针对个人枪毙或把个人拖到街上被人民群众活活打死,而今天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时期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现在的中国人民是吃了二遍苦、受了二茬罪,所以这次的血债血偿将是所有在改革开放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时期被剥削压迫死的中国人民,全都将由其亲戚朋友到跳出来破坏捣乱大革命的人及其配偶家族里找出相同关系的人索命!

  并且从几年前开始发布追杀家族令起,也一再证实了我们中革中央的提示:任何跳出来破坏捣乱大革命被列入血债血偿名单的人,将被定性为反人民分子的反革命罪犯,全都得不到任何丝毫好处和利益,而仅能坐等自己整个家族及其配偶整个家族被中国人民彻底血债血偿掉。其根源在于:任何和已被列入血债血偿名单的罪犯有联系或靠得近的人全都将可能到时受牵连而被视作同伙!所以没有任何人肯以被灭自己整个家族及其配偶整个家族的代价来帮助、奖励已被列入血债血偿名单的罪犯!

  王建辉及其背后的参与畜生明知故犯跳出来破坏中国人民翻身解放大革命的现行犯罪,无非是在公然向全体中国人民明确表达一个意思:中国人民中凡是冤死了父母的人全都该去索其父母的命;中国人民中凡是冤死了儿女的人全都该去索王建辉及其背后的参与畜生的儿女的命;中国人民中凡是冤死了兄弟姐妹的人全都该去索王建辉及其背后参与的畜生的兄弟姐妹的命;中国人民中凡是冤死了亲朋好友的人全都该去索王建辉及其背后参与的畜生亲朋好友的命。

  所以,中革中央顺应畜生王建辉及其背后的参与畜生的要实现自己整个家族及其配偶整个家族都被灭的要求和愿望,发布第十号追杀号令:如果中国人民不想再被人骑到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如果中国人民不想再吃三遍苦、受三茬罪;如果中国人民还有出息、有血性的话,那么就从今天开始对双峰县甘棠派出所警察王建辉及其背后参与的畜生的父母、儿女、兄弟姐妹和亲朋好友实施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的行动吧!并且这是一场绝不能有漏网之鱼的全球性不达目的决不停止的无限时、无止境追杀!

  此外,基于中革中央是最仁慈、最善良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和革命家所组成,因此特此加发劝告:凡曾经是王建辉及其背后的参与畜生的朋友或者王建辉及其背后的参与畜生的围的人,请赶快第一时间远离王建辉及其背后参与的畜生,与王建辉及其背后的参与畜生彻底划清界线!否则被视作王建辉及其背后的参与畜生的亲朋好友而遭到中国人民的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一概是源于你自己不赶快远离王建辉及其背后的参与畜生所导致的后果,绝对不是我们中革中央没有事前对你发出郑重警告!更绝对不能怪中国人民的仇恨能量如同火山爆发的巨大威力!

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中革中央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

  备注:思想武装原名 朱灿 身份证432522198310110736 手机号18007387276

反革命证据:

2017年10月份被反动派拘留理由的宣传革命理论内容: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9.01.29

  共赤社香港1月29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29日举行2019年第5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9〕05号

  2019年1月29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QQ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2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叨菽同志、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首先向与会者通报一下黄金山同志(即牛头龙申)被反动派拘留的情况。

  2019年1月23日下午6点30分左右,我接到了黄金山同志的爱人打来的电话。她说黄金山同志当天中午12点多被反动警察带走了。她说当天上午有两个年轻的警察骑着摩托车来到他们住处附近,发现黄金山同志在家,他们就给公安局打了电话,不久来了一辆大的警车(可能是特警的车),从车上下来了10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还拿着防爆盾牌),他们冲到黄金山同志家里并到楼上给黄金山同志戴上手铐,几个人推搡着黄金山同志下楼,黄金山同志头部还重重地撞到了墙上,伤了一大块。随后他们就把黄金山同志押去了公安局。

  黄金山同志的爱人很着急,最主要的是担心黄金山同志的身体。她说黄金山同志患有严重的牛皮廯,每天都要熬药水两小时然后用熬好的药水泡澡半小时,然后还要涂药。她担心如果黄金山同志被反动派拘留或长期控制,他的病情就会更加严重。

  第二天傍晚,我打电话给黄金山同志的爱人,询问黄金山同志的情况。她说黄金山同志被拘留15天。

  这是又一起严重的反革命事件。

  中革中央多年前就发表了周群同志的《人民军警绝不可与人民为敌!》和《军警又进入生死存亡三选一的必须抉择时刻了!》两篇文章。一再告诫军警,这场革命是中国人民与十大家族之间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与资本主义私有制两条路线的斗争,你们不应该站在十大家族的反动立场而打压中国人民的革命。你们当中的绝大多数来自于普通老百姓的家庭,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你们的亲朋戚友也都在受以十大家族为首的资产阶级的剥削、压迫,而且包括你们本身也在被资产阶级剥削、压迫着,你们没有理由帮助反动的十大家族去镇压中国人民的反抗和革命。你们这样做,实际上是认贼作父,是在帮助十大家族剥削压迫你们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朋戚友,甚至你们自己。

  我们无产阶级革命者是一群最善良的人,为了你们不做十大家族的炮灰,很早就提醒并告诫了你们。如果你们当中仍有冥顽不化的反革命分子,非要替反动派充当镇压中国人民革命的打手,非要充当反动派的炮灰,那我们也要明确告诉你,无论是谁,也阻挡不了中国人民的翻身解放!中国人民一旦翻身解放,毫无疑问会报仇雪恨!因为中国人民这次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是非常冤枉的。四十多年来,中国人民被剥削压迫致死、致惨的数以亿计,每一个中国人民的生命都是优质的、宝贵的,每一个被剥削压迫致死的中国人民的生命必须由反人民分子来偿还!你不是要阻止、镇压中国人民翻身解放吗?那好,中国人民翻身解放后就会找你索命!中国人民谁家冤死了父亲的,就找你的父亲索命!中国人民谁家冤死了母亲的,就找你母亲索命!中国人民谁家冤死了儿子的,就找你儿子索命!中国人民谁家冤死了女儿的,就找你女儿索命!以此类推!尽管中国人民的命比反人民分子及其家属的命要优质的多,宝贵的多,按说用反革命及其家属的一条命是不足以抵偿中国人民的一条命的,但我们还是奉劝中国人民实行“一命抵一命”,直到中国人民冤死的命都得到抵偿为止!

  何去何从,自己选择!不过一旦做出了选择,就要自己承担一切后果!到时候什么喊冤啊,下跪啊,求饶啊,说自己不懂啊,说自己是执行什么上级的命令啊等等,我们相信中国人民是不会再当东郭先生的!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休会通知

  按照惯例,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在春节期间休会。下一次党务会开会时间是2019年2月26日,希望同志们互相转告!党务会休会,不意味着革命休息,中革中央的QQ语音聊天室仍然对外开放,欢迎各位网友前来交流、学习。

中国真共产党秘书处
2019年1月29日

中革中央九号追杀令

中革中央九号追杀令:中国人民一起向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公安局反动国保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的家族实施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

  共赤社香港1月29日电 中革中央九号追杀令:

中革中央九号追杀令

  中国人民一起向跳出来破坏捣乱大革命而制造“11.13反革命事件”的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公安局反动国保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的家族及其配偶家族实施家族式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

  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从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成立起,就向全世界公开宣布了中革中央的总纲(目标):打倒扶持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资产阶级政府,消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十大家族,颠覆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政权,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并且一而再、再而三警告:谁跳出来破坏捣乱中国人民翻身解放的大革命,谁就是在帮助十大家族压迫剥削中国人民,而这个谁及其配偶的家族就得承担偿还中国人民被资产阶级残酷剥削压迫的血债!也即是:中国人民后代将对这个跳出来的谁的家族及其配偶家族进行家族式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

  中革中央也一再申明:这场大革命是中国人民打倒假共!打倒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推翻人吃人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军警方面已经宣布并且确实是也做到了整体上保持中立,不参与我们无产阶级革命阵营同资产阶级政府的政治斗争,所以我们中革中央始终没有把军警当作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但是,近来突然又跳出了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公安局反动国保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明知反对这场大革命将是自己整个家族及其配偶整个家族都被揪出来偿还中国人民被压迫剥削的血债,却还是要挑拨我们中革中央和军警的关系,制造出“11.13反革命事件”。

  2018年11月13日上午,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坂田派出所六个警察到听惊雷所住公寓,把听惊雷同志带至坂田派出所办案室,革命工具笔记本电脑与手机也被强制拿走。当晚大约八点,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公安局反动国保汪某发带了一个28岁反动小刑警赶到坂田派出所,在审讯室与听惊雷同志做一份笔录,笔录内容是:关于2018年11月09日听惊雷同志在中革中央外围群,针对别人发的中华资本家共和国首领习近平所谓援助外国资产阶级4000亿人民币的新闻视频,而写的革命调侃“中国人民水深火热,怎么不见习大傻慷慨解囊”。

  汪某发及其跟班小刑警在来坂田派出所与听惊雷同志刚打交道时,此反动小刑警就吹捧汪某发曾处理过中革中央最优秀成员周群宇红等,妄图恐吓听惊雷同志,以摧垮听惊雷同志的革命意志,从而任汪某发摆布。此跟班小刑警还用“坐老虎凳”、“撒辣椒水”来威胁听惊雷同志,并当着坂田派出所警察之面、公开表达坚定拥护今天中国台上假共产党及其头领习近平的反革命意愿。在辩论交锋中,听惊雷同志对汪某发及其跟班小刑警讲解了真假共产党、真假社会主义,今天中国是一个被掠夺型资本主义私有制,台上是一个汉奸卖国贼政府,所以其头领一直出卖中国人民的血汗钱给外国资产阶级等革命理论,并善意警告汪某发及其跟班小刑警不要充当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的炮灰替罪羊。然汪某发不顾听惊雷同志的善意警告,坚持在笔录中设下反革命陷阱,比如故意问听惊雷同志“你是否要推翻中国政府”,并把听惊雷同志的回答“我要推翻中华资本家共和国政府”在笔录中改为“我要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妄图给坚定拥护真共产党和追求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听惊雷同志扣上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罪名。而且汪某发在听惊雷同志郑重警告后,嘴上承诺打电话只是去找仅有老百姓觉悟的听惊雷同志父母了解听惊雷同志的情况,其实是恐吓听惊雷同志身体多年不好的父母(其父患有多年糖尿病,其母近三个月做了三次大手术),意图通过听惊雷同志父母施压,使听惊雷同志放弃革命、甚至反革命。汪某发不愿听惊雷同志记住其警官证上的名字,从而可能被钉在中革中央家族追杀令上,说明其害怕中国人民的家族式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但汪某发为保住假共资产阶级政府施舍给它的奴才岗位,在听惊雷同志用中革中央血债血偿理论于口头、笔录一再警告下,还是悍然要对听惊雷同志进行反革命的拘留打压。

  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欺骗龙岗拘留所警察于2018年11月14日以寻衅滋事的反革命罪名,将听惊雷同志强制关押在深圳市龙岗拘留所到2018年11月29日。连带11月13日于坂田派出所办案室,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欺骗假共基层警察强制拘留听惊雷同志共16天。

  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反革命罪行还远不止如此。它们欺骗、安排听惊雷同志患有糖尿病的父亲于11月15日上午探视被强制关押在龙岗拘留所的听惊雷同志,企图给听惊雷同志施加更大的反革命压力,并通过听惊雷同志父亲之口恐吓说,11月16日龙岗公安局将派警察来就子虚乌有的“牵涉国际反华势力”之事审问听惊雷同志。

  11月16日上午,还是汪某发及其跟班小刑警到龙岗拘留所审讯室对听惊雷同志做笔录。此反动小刑警继续恐吓听惊雷同志,讲“你们这种政治分子,我们抓得多了,不用一个星期就会向我们跪地求饶,说警察同志我再也不敢了”。汪某发则继续在笔录上做反革命文章,妄图给听惊雷同志扣上“勾结国际反华势力,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罪名。汪某发及其跟班小刑警还欺骗听惊雷同志,在听惊雷同志于11月29日从龙岗拘留所出来后,可以去坂田派出所取回革命工具笔记本电脑。在听惊雷同志一再表达意愿“只要警察不反革命、反人民就不愿与其为敌,更不会轻易发家族追杀令”,为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大大减轻政治压力后,它们依然死不悔改,顽固实施进一步的反革命计划。

  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恐吓听惊雷同志父亲于11月29日前必须赶到深圳市,11月29日上午必须到龙岗公安局。在汪某发和另一警察的欺骗下,听惊雷同志父亲答应将听惊雷同志带离深圳市,回家乡湖南省邵东县照顾听惊雷同志三次大手术后正在休养的母亲,并代替听惊雷同志本人签下一反革命的无效申请书,上面有“请求政府宽大处理”等反革命字眼。

  11月29日下午,汪某发和另一欺骗听惊雷同志父亲签下无效申请书的警察,假惺惺开车载听惊雷同志父亲来龙岗拘留所门外接听惊雷同志,用“行政拘留转刑事拘留”来恐吓听惊雷同志,妄图威胁听惊雷同志别再革命,并通过听惊雷同志父亲之口说出“革命工具笔记本电脑遭到没收”、不能去坂田派出所取到的反革命事实。

  11月30日,听惊雷同志及其父亲回到家乡湖南省邵东县照顾身体不好的母亲。12月01日,汪某发生怕听惊雷同志尚留在深圳市龙岗区做革命宣传工作,还打电话给听惊雷同志父亲,询问听惊雷同志是否已经回到湖南省邵东县,把它及其背后参与人员的顽固反革命意愿贯彻于“11.13反革命事件”始终。

  整个事件过程,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公安局反动国保汪某发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在明知听惊雷同志是中革中央成员在做革命宣传工作,却故意绕开政治以社会治安管理条例法规为由进行强制拘留,故意制造白色恐怖,影响非常恶劣,对革命造成极大的破坏作用,已经构成严重的反革命事件。

  汪某发等所谓“人民警察”不但不追求人民真正需要的共产主义,还要对真正追求共产主义的革命者听惊雷同志进行拘留打压。汪某发虽然是第一次与听惊雷同志打交道,但也三次(11月13日晚于坂田派出所审讯室,11月16日上午于龙岗拘留所审讯室,11月29日下午于龙岗拘留所大门外)听过听惊雷同志对它讲解革命理论,已经明确知道今天中国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知道台上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假共产党,知道广大中国人民正在遭受残酷的剥削压迫,却还要充当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走狗奴才黑打手,继续维护今天中国这个摇摇欲坠、快要崩溃的资本主义私有制。

  汪某发以及参与这次反革命事件的幕后黑手,属于明知故犯,经过接触沟通与摆事实讲道理的辩论交锋,听惊雷同志已经阐明革命道理和提出善意警告,而它们还要强制拘留听惊雷同志来达到它们以白色恐怖吓唬人民群众不要革命的目的,充分暴露出它们坚定的反革命立场,也充分表明它们愚蠢至极敢于拿家族性命来下这一场大赌注,不相信中国人民的血债血偿将来一定会兑现。听惊雷同志还对汪某发等一伙多次表达好好打交道、不要耍阴谋诡计、共同为中国人民翻身解放而努力的良好愿望,然汪某发等一伙置若罔闻、顽固不化,其家族与其配偶家族将来之凄惨下场,完全是汪某发等一伙贯彻始终的严重反革命罪行决定的,与中革中央无关。多行不义必自毙!

  当然汪某发仅是一个马前卒,这次反革命事件的幕后黑手更为邪恶反动,但凡是牵涉“11.13反革命事件”当中的如策划、指使、挑唆、决策、下令、传令、看风、执行等所有人员,都脱不了关系,以后必定彻查个水落石出。如果它们不将功赎罪,将来中国人民一定会对它们进行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对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是家族式的铲除。

  反革命分子唯一的出路:要想自己及其配偶不被中国人民家族式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就要对革命做出巨大贡献,将功赎罪,得到中国人民原谅!

  我们中革中央多年前开始直至今天一再警告:国民党资产阶级四大家族政府时期的警察,凡是对共产主义者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解放后全都被追究了,但由于那时候中国人民还仅是吃一遍苦、受一茬罪,所以那时候的血债血偿仅是针对个人枪毙或把个人拖到街上被人民群众活活打死,而今天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时期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现在的中国人民是吃了二遍苦、受了二茬罪,所以这次的血债血偿将是所有在改革开放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时期被剥削压迫死的中国人民,全都将由其亲戚朋友到跳出来破坏捣乱大革命的人及其配偶家族里找出相同关系的人索命!

  并且从几年前开始发布家族追杀令起,也一再证实了我们中革中央的提示:任何跳出来破坏捣乱大革命被列入血债血偿名单的人,将被定性为反人民分子的反革命罪犯,全都得不到任何丝毫好处和利益,除将功赎罪外仅能坐等自己整个家族及其配偶整个家族被中国人民彻底血债血偿掉。其根源在于:任何和已被列入血债血偿名单的罪犯有联系或靠得近的人全都将可能到时受牵连而被视作同伙!所以没有任何人肯以被灭自己整个家族及其配偶整个家族的代价来帮助、奖励已被列入血债血偿名单的罪犯!

  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明知故犯跳出来破坏中国人民翻身解放大革命的现行犯罪,无非是在公然向全体中国人民明确表达一个意思:中国人民中凡是冤死了父母的人全都该去索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父母的命;中国人民中凡是冤死了儿女的人全都该去索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儿女的命;中国人民中凡是冤死了兄弟姐妹的人全都该去索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兄弟姐妹的命;中国人民中凡是冤死了亲朋好友的人全都该去索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亲朋好友的命。

  所以,中革中央顺应反动国保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的要实现自己整个家族及其配偶整个家族都被灭的要求和愿望,发布第九号追杀令:如果中国人民不想再被任何畜生骑到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如果中国人民不想再吃三遍苦、受三茬罪;如果中国人民还有出息、有血性,那么就从今天开始对深圳市龙岗公安局反动国保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的父母、儿女、兄弟姐妹和亲朋好友实施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的行动吧!并且这是一场绝不能有漏网之鱼的全球性不达目的决不停止的无限时、无止境追杀!

  此外,基于中革中央是最仁慈、最善良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和革命家所组成,因此特此加发劝告:凡曾经是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的朋友或者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周围的人,请赶快第一时间远离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与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彻底划清界线!否则被视作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的亲朋好友而遭到中国人民的血债血偿清算加惩罚,一概是源于你自己不赶快远离汪某发及其背后参与人员所导致的后果,绝对不是我们中革中央没有事前对你发出郑重警告!更绝对不能怪中国人民的仇恨能量如同火山爆发的巨大威力!

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中革中央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七日

备注:
听惊雷原名 赵苏佳
身份证 430521198709070731
手机号 15688229875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9.01.22

  共赤社香港1月22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22日举行2019年第4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9〕04号

  2019年1月22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QQ聊天室召开,应到14人,实到2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叨菽同志、吾思毛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刘馨宇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只有学习马列毛主义、周群思想才能看清这个世界,只有中国人民都统一到马列毛主义、周群思想上来,中国人民才会有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现在谈论政治的人不少,甚至很多人号称毛派、左派,自称在革命。然而其中却有不少是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豢养的走狗、奴才,专门打着毛派、左派的旗号把中国人民的视线引开,不让中国人民知道今天自己所受的苦难的根源就是这个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不让中国人民想到革命。相反,他们忽悠中国人民去反那些资本主义私有制下必然会产生的东西,去反那些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永远也反不掉的东西。

  继承和发展了马列毛主义的周群思想早已把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的画皮撕开,而且多年来中革的同志们不顾个人安危,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广泛宣传。然而很多人却宁愿长期被假左欺骗也不愿意接受周群思想这样的真理,整天就像深宫怨妇一样,却怎么也不愿意站起来革命。不仅如此,他们还攻击真正的革命阵营——中革中央,攻击正在革命的革命者。他们经常攻击的一个点就是:你们中革的人总是高高在上。在此,我要针对他们的这种攻击作如下回应:你之所以觉得中革的同志高高在上,那是因为你自己是跪着的,看那些站直了的人总觉得人家高高在上。如果你哪天也站直了,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不信,你试试!其实,针对这样的攻击,还可以换个方法回应,那就是:那是你的错觉,中革的同志学习掌握的革命真理,讲话总是底气十足,使得你误以为中革的同志高高在上。其实,你哪天也跟中革的同志一样学习掌握了革命真理,相信你也会底气十足的,也会有奴性重的人说你高高在上的。

  还有人说中革的同志不虚心,其实这也不对。中革的同志对于好的建议和正确的批评向来是采纳和虚心接受的。而对于那些无端的指责,我们不仅不会接受,相反我们还会给予无情的反击。比方说,有的人认为中革不干实事,只是空谈。中革不去帮助受苦受难的群众解决实际问题等等。如何反击这些问题,会议提要就不写了,党务会上口头讲吧。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