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大会纪要2019.06.11

  共赤社香港8月17日电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在6月11日举行2019年第3次大会。全文如下: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大会纪要
〔2019〕3号

  2019年6月11日,中革中央在QQ群聊天室6组织召开全国革命群众大会。这天大会主要由革命群众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发言。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回应莺歌燕舞在QQ群聊天室6打字提到“性格能决定很多问题”的言论,并引伸提到当今老百姓中广泛流传“性格决定命运” 的言论,指出这种言论是假共资产阶级政府愚弄老百姓的歪论,随着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日渐加深使到人民的生活愈来愈艰难,革命三个因素之一——环境气氛便遂而产生,假共资产阶级政府为了阻止老百姓反抗,把老百姓所受的苦难说成老百姓自身性格问题,试图使到老百姓难以觉醒起来打倒假共资产阶级政府、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指出以“性格决定命运”观点来分析事物是说不通的,它是骗人的东西,而且人的性格有很多种类,无论是什麽性格的人还是离不开社会,没有一种性格的人能离开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剥削压迫环境。相反,以路线斗争指引下分析事物,便能认清自身所受苦难的根源,并从苦难的根源解决,才可以改变命运。

  大会上,除了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发言外,人民群众铁锤同志也参与大会发言,并在大会上谈到了亲身所见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大学的丑恶现象、道德低劣等事情。革命群众北风同志便参与发言,对有关事情作出路线斗争的分析。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和铁锤同志的交流中,提到了香港6月9日发生了大规模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游行的事件。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指出这场游行主要是由小右民运发起,游行队伍中有示威者打着“打倒共产党”口号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并指出共产党早在1976年10月6日被邓小平为首走资派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後就已经不存在,就算复辟後上台的资产阶级政党仍打着“共产党”旗号也不应称为共产党,不竟共产党的目标是追求共产主义,绝不是追求资本主义,如果把不追求共产主义的说成是“共产党”,那麽会产生了如美国总统也是“共产党员”等怪论,这是非常荒谬事情。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认为香港发生的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游行的事件应该是假共资产阶级政府故意制造出来转移无产阶级视线的,因为早前假共资产阶级政府曾在有关事件发生的不足一个月前,试图把被掠夺型资本主义国家与掠夺型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矛盾搞成民族矛盾来转移无产阶级视线,却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便策划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游行试探老百姓的反应,而这场游行不是以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为目标,最终游行会被假共资产阶级政府镇压是必然发生的结果。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在大会发言结束後,听惊雷同志也参与发言,并就当前中国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经济形势进行探讨。

2019年8月16日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大会纪要2019.06.04

  共赤社香港7月17日电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在6月4日举行2019年第2次大会。全文如下: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大会纪要
〔2019〕2号

  2019年6月4日,中革中央在QQ群聊天室6组织召开全国革命群众大会。这天大会主要由革命群众听惊雷同志发言。

  听惊雷同志指出,1989年发生的六四事件是一场大规模的维权事件,不是一场革命。维权和革命是两种不同性质的事情,维权是不要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革命是要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因此左派对於六四事件这种维权性质的事件是不会纪念的。左派唯一的任务是要发动人民起来进行打倒资产阶级政府、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的革命,而不是引导人民去做不触动资本主义私有制框架下向资产阶级政府争取维权的与虎谋皮行为。

  听惊雷同志指出六四事件的学生本身发起抗争的目的是要求假共资产阶级政府解决贪污、官倒问题。然而贪污、官倒问题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私有制所引致,而大部分学生是在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时期出生和成长,绝大多数是拥护社会主义,但大部分学生和其他老百姓一样不懂无产阶级革命理论,不知道贪污、官倒问题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私有制所引致,更分不清真假社会主义、真假共产党的区别,虽然当时距离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已有十三年,但学生还以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幻想通过维权就能解决问题。

  听惊雷同志指出假共资产阶级政府为了阻止老百姓觉醒起来,使老百姓不容易起来反抗,利用了学生不懂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要害,制造白色恐怖来向老百姓施加奴性。假共资产阶级政府对学生进行镇压,便耍出不同诡计制造藉口,最初是故意不理会或以强硬语气回应学生来试图激怒其发难,但学生在两个月还是没被激怒,於是派出小右混入维权学生内部进行破坏,搬出所谓自由女神雕像和散播三权分立口号,使军人受欺骗以为维权学生是在“反社会主义”,由於北京军区不愿意执行镇压,假共资产阶级政府调用其他军区部队执行镇压,故意安排其他军区部队进入北京时不持有武器走进人群中,煽动老百姓愤怒把进入北京的军人打伤打死,进而激起军人愤怒情绪,从而挑起无产阶级互相残杀,资产阶级继续安然无恙地统治。如果当年学生把抗争的目标从向资产阶级政府争取维权提升至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结果是截然不同。

  听惊雷同志在讲话补充指出,被小右吹捧为“良心”的赵紫阳也是假共官僚资产阶级大家族的其中之一,是无产阶级的敌人。它之所以被邓小平、李鹏等其他的假共官僚资产阶级大家族拉下台,绝不是因为它突然“良心发现”,而是它在镇压问题上动摇,害怕自己家族会被血债血偿,同时试图利用学生运动提早实现脱衣摘帽,顺便利用机会成为第一把手。邓小平、李鹏等也是想脱衣摘帽,试图把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资本主义变为名副其实的资本主义,使自己霸占生产资料可以名正言顺,但在这个时候提早实现脱衣摘帽,不单不能安插“反社会主义”罪名镇压维权学生,反而会造成得不偿失局面,会导致老百姓醒悟过来认识到中国早在1976年10月6日已经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引起老百姓反弹,威胁到假共官僚资产阶级大家族的统治地位。

  听惊雷同志最後强调,中国人民要结束所受苦难,只有早点起来革命才是出路,不要参与向资产阶级政府争取维权的与虎谋皮行为,六四事件以及後来种种的维权事件已经带来了很多的血腥教训,要结束所受苦难就必须从苦难的根源解决——打倒假共十大家族、打倒资产阶级政府、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这样中国人民才能过上好日子,要过上好日子既要靠自己双手去争取,也要靠自己双手去捍卫。

2019年7月16日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大会纪要2019.05.28

  共赤社香港7月1日电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在5月28日举行2019年第1次大会。全文如下: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大会纪要
〔2019〕1号

  2019年5月28日,原定召开中革中央旗下组织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因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远赴广东广州打工谋生、叨菽同志调理状态而休会,例行党务会议的举行直至另行通知。同日,中革中央在QQ群聊天室6举行全国革命群众大会。这天大会主要由革命群众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听惊雷同志发言。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首先发言,提到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毛主席曾说过“秀才造反,十年不成”的言论,并以两条路线斗争和历史环境对此言论作分析。秀才这个概念在1949年解放前是指知识分子,但问题是掌握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人算不算是知识分子呢?答案当然:是。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指出毛主席曾说过“秀才造反,十年不成”的言论中所提到的秀才是指为统治阶级利益服务的知识分子,而不是指整个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不是铁板一块,它本身具有阶级性,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维护资产阶级专政体制,而无产阶级知识分子是站在劳动人民立场上的。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指出不少老百姓以为只有有知识丶有文化的人才有资格参与政治是旧社会即私有制社会遗留的错误观点,而这种错误观点所提到的有知识丶有文化的人就是指为统治阶级利益服务的知识分子,奴隶社会丶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统治阶级向被统治阶级灌输这种错误观点,目的就是阻止被统治阶级起来反抗统治阶级的剥削压迫。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指出毛主席所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的言论是批判和揭露私有制社会所宣扬被统治阶级只能寄望秀才为其作主的歪风,教育人民群众要翻身解放就只能靠自己力量,把无产阶级的知识和文化掌握到头脑,特别是把革命理论武装到头脑才能战胜资产阶级,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绝不能靠秀才出头,否则是永远实现不了翻身解放。

  听惊雷同志接着发言,谈论了多个话题,其中谈到了假左造谣新中国建立初期的社会主义改造时期不是全面公有制的问题,指出是不是公有制要看根本——社会制度,不是看枝节——企业制度丶法律制度等。

  听惊雷同志指出,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建立後已经是社会主义公有制。新中国建立初期残留了解放前的资产阶级,还短暂残留了解放前地主占有和私营企业的资本主义尾巴,但当时中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公有制,无产阶级掌握了国家政权,不容许私人霸占生产资料骑在别人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不容许存在资产阶级,正是由於残留解放前的产物与刚建立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对立,无产阶级掌握国家政权後便进行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并规定了残馀的资产阶级必须接受改造而最终成为无产阶级。因此1949年至1956年的社会主义改造时期是全面公有制,不是所谓既公有又私有的混合。

  听惊雷同志指出,中国在1976年10月6日发生了反革命政变後已经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绝不是社会主义公有制。虽然复辟後还有公有制的法律条文,实际上这些法律条文已经名不副实,只不过是愚弄老百姓以为复辟後仍是社会主义公有制,而复辟後曾经短暂残留了复辟前人民公社和国营企业的社会主义尾巴,但当时中国复辟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原先由无产阶级掌握的国家政权被邓小平为首走资派篡夺,容许了私人霸占生产资料骑在别人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容许存在资产阶级,正是由於残留复辟前的产物与刚复辟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对立,邓小平为首走资派掌握国家政权後便进行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改”造,除了自己成为官僚资产阶级大家族外,并扶持了大大小小的资产阶级。因此1976年至1981年的资本主义“改”造时期是全面私有制,不是所谓既公有又私有的混合,也不存在假左所谓现在仍在私有化。

  大会上,除了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听惊雷同志发言外,还有清源同志及其他网民进行多个话题的争论。其中,双红兵在会上胡说社会主义公有制整个时期是有资产阶级,清源同志对此作出反驳,指出社会主义公有制除了在刚建立到改造完成前的时期仍残留了解放前的资产阶级外,原有残馀的资产阶级经过社会主义改造再不能霸占生产资料就被消灭了而成为无产阶级,这样社会主义公有制完成了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後,既不存在资产阶级,也不产生资产阶级。

  清源同志指出,虽然社会主义公有制里已经消灭了资产阶级,但阶级斗争还会在社会主义公有制里存在。因为,在国内范围有一些被消灭的资产阶级成为无产阶级後还不甘心自己及其家族不能霸占生产资料骑在人们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在国外范围还有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敌视和挑衅,而且还残留了革命前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时时刻刻都在威胁着社会主义公有制,试图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因此社会主义公有制里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仍会继续进行,直至社会主义公有制在全球范围取得全面胜利,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为止。

2019年7月1日